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大学刑法课201346
大学刑法课201346

字数:9341
前文链接:


               (四十六)

  刚刚才播种在法制组第一美女体内,又被许多同学奉承说我控制射精的技巧几乎已经是出神入化,在走回陈湘宜老师506研究室的一路上,我的脚步飘飘然的。

  但长久以来伴君如伴虎训练出的反应,看着前方老师纤细冷艳的背影,彷彿正发出无比斗气,正是变成女超级赛亚人的前兆,我马上从云雾的顶端回过神来。完蛋了,刚刚课堂上好像玩得太过头,应该要保留一点,别让老师觉得方圆百里内有任何女同学的美貌或身材凌驾於她、或甚至威胁到她的权威才对。

  「李逸平,我的奥迪好像很久没洗了,可以麻烦你一下吗?等一下12点半我想开去大吃市买饭。」干,来了来了,第一个艰钜任务,不到半小时洗好车!
  我赶紧放下包包和老师的杂物,连电梯都不敢坐,三、四格阶梯作一步地匆匆跳下一层又一层楼,直奔楼下停车场。但我牵完水管的瞬间就发现,现在是正中午,虽然只是冬末春初的天气,然而头顶上的太阳还是能瞬间晒乾车上的水渍,在玻璃和烤漆留下丑陋不堪的水斑,老师绝对不可能忽视这些玷汙了她宝贵爱车的水痕,老师摆明就是要刁难我!

  而且,你妈的整个寒假都没洗过车是不是,上面的灰尘比松坂梅老师的妆还厚啊!没想到老师是这种贪小便宜、压榨劳工的女魔头……不过幸好她长得漂亮、身材姣好、学识渊博、家庭和乐、个性随和……靠夭,我抬头看到她面无表情地从窗边监视我有没有认真洗车的身影,连忙加了后面几句,以免被她看出我心中的不满。

  「哟,喜憨儿洗车工厂啊。」柯俊毅这时候才和姚雨葳还有几个同学下楼,应该是要去吃午饭。

  「干!」我把水管夹在胯间,作势要给他们一点「颜射」瞧瞧,他们这才嘻嘻哈哈地离开水柱射程。

  我跟电影「小子难缠」(TheKarateKid)歹命的主人翁一样,拼命地重複抹、搓、擦乾的动作,深怕一个怠慢,老师的银色车身上就留下水斑。我明明是来学性交、不、是来学刑法的,干嘛搞得自己二、三头肌都僵硬得痛苦不堪啊!

  不过想起自己还揹负了庞大的债务,还是认命一点,终於克难地勉强在刚过12点半把老师的奥迪洗得跟新的一样,自己却全身汙水,像刚玩过泥浆摔角。
  「主上,幸不辱命!」我已经不堪负荷再来一次难度等级相仿的任务,只好单膝跪地,想着怎么逗老师消气。

  「刚刚才想到,车子虽然洗好,可是没油了,怎么办,好饿好饿喔。」老师哀怨地倚在窗边,一手压在肚子上,一边四指并拢在眉毛附近遮阳,眺望远方的大吃市。干,老师这次的恶意太明显了,大吃根本就不在那个方向!

  「老师,我骑车去买!」这次我不用等老师下指示,自己很认分地拿起脚踏车大锁钥匙,作势便要下楼。

  「等等。」老师突然叫住了我。呵呵,我就知道老师不会这么狠心,从法学院骑脚踏车到大吃,来回虽然比走路轻松好几倍,但也要将近15分钟,我都还没吃中餐,老师总不会那么狠吧。

  「你车子停在法学院后面不是吗?等你下去开锁、牵车,再骑到大吃买完我的三宝饭,不知道我会不会饿到香消玉殒呢……」老师叹了一口气,右手贴在脸颊上,歪着头,幽幽地道。

  干,我知道了啦,用跑的去就是了,明明开锁牵车过去来回15分钟的事,特地要我用跑的去是有比较快逆!

  哼,三宝吃三宝。我心中虽然咒骂着总有一天要把老师的OO给XX,但是自己做错事在先,呃,我做错甚么事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既然老师生气了,就姑且把所有错都先怪到我头上吧。

  我很认命地发挥长腿的优势,虽然心中有点不爽,却还是希望老师能够吃到热腾腾的三宝饭便当,竟然有点乐在其中地迈开大步狂奔,像要满足家里嗷嗷待哺的幼儿般,完全没有配速,像在冲刺400公尺般地拔腿狂奔。

  只不过冲完400还有400,跑完一个400彷彿还有千千万万个400。拿着手中的三宝饭冲刺了好几个400公尺后,总算受不了快要炸开的肺,我放慢了脚步,也在法学院隔壁的综合大楼遇到刚吃饱的柯俊毅一夥,他拿着牙籤剔着牙,一脸酒足饭饱的屌样。

  「哟……小平子,帮太后买饭啊……」柯俊毅挥了挥手,一脸兴奋地像在欣赏可爱动物一样看我狼狈狂奔,旁边的姚雨葳也在那边乐不可支。干,总有一天让我逮到机会,我也要把你们家姚雨葳给OOXX!

  等到我回到研究室时,已经是中午一点多的事了,刚好是老师的课辅时间。
  「老师,饭、买回来了!」我满头大汗地递上便当,不过老师板着脸孔,把便当放进了冰箱。

  「老师,您、不饿吗?」我气喘吁吁地勉强挤出这几个字。回想以前参加1500公尺或800公尺的校运会竞赛,都没有一次比现在还累。

  「气都气饱了啦!」老师说着拿出一个小小的仪器,夹在我的手指上。
  「每分钟160下。」我想也差不多是这样,平常运动时,目标是130下,现在被操到160下我也不太意外。

  「等一下心跳没有比这个快你就死定了。」老师说着竟然撩起了她的灰色套装,露出白色的小裤裤。

  靠夭,我怎么没看过老师穿这么性感的内裤啊,不但布料很少,根本没有办法好好地包覆住老师的丰满屁屁,老师的神祕三角部分还露出几根毛毛来了,我看过老师的阴毛,整个秀气到不行,会从内裤边边露出来实在是因为那件小裤裤太轻薄了啊。

  这样一想,挫塞!我似乎知道为什么老师会生气了,第一:智商高如老师,搞不好早就预测到法制组踢馆的事,所以她穿得非常性感,除了收买男同学的人心,还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奠定她法学院第一美女的称号,没想到连姣好的身段都还不及暴露出来就被我阻止,把她拉到一半的拉炼拉了回去。第二:我不但没让老师把握机会表现,竟然还颇乐在其中与邱涵瑀性交的过程。我不只是白目而已,简直是智障啊!

  「老师,您在干嘛?」看到老师已经把套装脱下,仅剩极度诱人的内衣内裤,我虽然猜到了八九成,还是基於礼貌明知故问。

  「我才想问你在干嘛?现在是我的课辅时间,你不是来上课辅的吗?」老师双手叉在胸前,有意无意地把蕾丝胸罩下的C奶挤得更挺实了一点。

  「对、我想对加重结果犯的内涵有更深入的认识。」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我倒要看看老师能在这个我临时想到的问题上发挥多少。

  「加重结果犯,又称为『结果加重犯』,顾名思义就知道它是结果上超越了行为人认识的结果,所以称它『结果加重犯』似乎更贴切於本意。」老师一边说着一边过来粗暴地脱着我的衣裤,似乎真的急於发泄心中的怒气。

  只见她在不撕毁我的衣服的前提下用力地一颗颗解开我的钮扣,眼中的怒火烧得我不敢直视她一眼,只好低头欣赏她呼之欲出的两坨奶子,还有胯下绷得紧紧的骆驼蹄。

  「结果加重犯,也是、评价上、一罪、而且是、一行为、的态样。」老师像在剥皮似地一下下用力地剥开我的衬衫,但是她只是装得凶狠,手上的力气倒是经过斟酌,没有真的让我等一下衣不蔽体回去的打算。

  「来强制性交老师。」等到我被脱得一丝不挂,陈湘宜老师就侧躺在巧拼上,有点不太想跟我眼神交会,却又想表示些什么,所以右手枕着头,以玉体横陈的姿态构成一幅美丽的图画。

  我不知道她想怎么整我,要是想要在抵抗我的强暴手段上做一番手脚,更没有必要自己脱到只剩内衣裤;而且刚刚两样艰钜任务也差不多玩到快消气了吧,不管了,先上再说,顶多自己小心一点。

  我趁着老师侧着头,无法清楚看见我的动作,便凑近老师的嘴唇,想给她表示歉意的一吻,可是她一看见我靠她靠得如此接近,竟然伸出手来拨开我的头,冷冷道:「强制性交就强制性交,亲甚么嘴?」我只好自讨没趣地去褪下老师的内裤,同时拨开老师合拢的双腿。

  出乎意料地,老师竟然完全没有抵抗,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让她美艳的海生动物完全暴露在我眼前。

  坦白讲,不知道是看过太多次了还是怎样,我本来以为老师的小穴穴已经是全世界最完美的美丽器官,甚至现在我偶然一看到还是会瞬间勃起,但是比起邱涵瑀小巧精緻的美穴,还有实际上紧緻软嫩的触感,我必须承认后者的新鲜感更让我着迷。

  想到这里,我不禁在心中左右给自己好几个耳刮子,我凭什么拿这两个美女的性器官做一番比较?我这种没有什么特长,长得又不帅,更没有钱的臭宅,能看她们一眼都已经是对她们最大的侮辱,竟然还津津有味地品评起人家的私密地带。何况老师不知道怎么搞的,目前为止除了我以外,她从未让任何人的阴茎插入她的小穴,这是否意味着什么?

  我感到对老师深深的愧疚,赶紧伏下身去满怀歉意地品尝起老师美味的小穴,当作是鲍鱼生鱼片般地轻轻舔起周围的每一道皱褶,偶尔偷偷抬起头来看看老师的神色,希望她早点消气。

  没想到我会这么敬业地从舔鲍开始,老师身体震了震,但随即冷静地开始讲述课程内容。

  「刑法上针对法益侵害较为重大的犯罪型态,予以加重处罚,有以『客观情状』或『手段』作为加重条件者,例如222条第一项的加重强制性交罪,一、二人以上共同犯之者。二、对未满十四岁之男女犯之者。三、对精神、身体障碍或其他心智缺陷之人犯之者。四、以药剂犯之者。五、对被害人施以凌虐者。六、利用驾驶供公众或不特定人运输之交通工具之机会犯之者。七、侵入住宅或有人居住之建筑物、船舰或隐匿其内犯之者。八、携带凶器犯之者。」老师一边享受我的服务,一边默背着加重强制性交罪的加重事由。

  「也有单纯针对行为手段作为加重条件者,例如325普通抢夺罪,以腕力改变财物之持有状态,相较於320的普通窃盗罪,抢夺的罪责即被加重。」我双手拨开老师的小阴唇,让舌头可以舔得更深入一点,直到舌尖都可以感受到老师阴道内的皱褶,还伴随着淡淡的鹹香味。

  「加重结果犯,则是以行为结果作为刑法加重事由。例如226条第一项规定:犯第二百二十一条、第二百二十二条、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或第二百二十五条之罪,因而致被害人於死者,处无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伤者,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第二项:因而致被害人羞忿自杀或意图自杀而致重伤者,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来,现在努力试试看怎么完成刑法226条的加重结果。」老师在我手口并用的服务下,好像不再那么不爽,总算把头转正了过来,但是眼神中还是伴着不满,虽然脸颊上红扑扑的,整体看起来仍然是冷若冰霜。

  「怎么可能啊,要因为强制性交而导致被害人受重伤或死亡,那不是太高难度了?第二项的羞忿自杀还比较有机会。」我想到之前吴亮益在陈香仪来代课时,搞到陈香仪假装羞忿不堪而跳楼的情景,心中不免一凛,也深感之前的我是多么为老师被其他人染指而感到虐心,差点就一起跳了下去,刚刚的我却只沉浸於邱涵瑀身体带来的肉欲,难道我对老师的心意改变了。

  「怎么不可能,连我都没看过她笑一下的邱涵瑀都能被你干到浪叫暗爽,你可别小看你自己了!」老师的酸言酸语说明她果然还在为那件事不爽,我赶紧乖乖「噗滋」一声就把龟头插进老师体内。

  「我说过了,要是没超过每分钟160下的心跳你就屎定了!」老师把刚刚那个测心跳的仪器套在我中指上,虽然双腿张开让我插入,双手却紧紧抱在胸前,一副看你怎么办的机车貌。

  「现在不是强制性交的加重结果犯吗?是我要干到您死亡或重伤,怎么变成是我……」我嘀咕了一下。

  「那我在上面也可以啊,看我会不会把你夹断!」老师说完恶狠狠地就要把我按倒在地上。

  「不用!不用!我知道错了。」说着我就要去扳开老师的双手,看能不能藉由老师双乳的刺激让我的心跳早日冲破160大关。

  「你干邱涵瑀的时候连她胸罩都没脱,现在好意思来脱我的喔?」哇咧,那真的有点高难度了,老师根本就是要站在跟邱涵瑀同样的基础上,测试看我到底爱哪一个比较多嘛。但是她忽略了一个因素,我会干邱涵瑀干得那么起劲,新鲜感佔了很大的比重啊!

  虽然老师的身体我已经用过很多次了,但坦白讲这样完美的身段我怎么可能会玩腻啊,何况她也是我第一个女人,我不可能爱邱涵瑀的肉体比她更多;但是上午那与邱涵瑀第一次的交合又确实那么让人回味再三,我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让我的快感凌驾於那次性交之上!

  「加重结果犯的成立要件有以下五点:1、行为人的行为成立基本犯罪。例如你现在基於强制性交的故意干死老师。哼,我看是比较难了。即使老师没死,你强制性交的行为还是成罪。」老师一边享受我在她体内的进进出出,鼻子却故意哼了一声,嘲讽我这样的程度是干不死她的。

  「至於成立基本犯罪,也不以既遂或未遂为必要,有可能还在强制手段进行、性交行为还未既遂时,被害人已经重伤或死亡,这样子还是成立刑法226条;另外我国立法仅强调行为人的故意犯罪,不像德国还有过失犯的加重结果犯,例如『失火致死罪』,我国的加重结果犯都建立在主行为故意的前提上。」我把老师的双腿往她的身体折,让我的阴茎可以干得深一点,不过不管我怎么故意用力冲刺,老师总是连一声浪叫都不肯发出,还是故作镇静地讲述关於加重结果犯的内涵。

  「2、客观上发生基本犯罪构成要件以外之结果。例如强制性交的所谓『性交』,只要性器或性器以外之器具进入性器或肛门,或以性器进入口腔等即为已足,如果发生重伤或死亡结果,就是基本构成要件以外之加重结果。」

  「3、基本犯罪与加重结果有因果关系。要构成226条,强制性交导致重伤或死亡结果必须有因果关系,总不能说你今天强制性交完老师,结果老师飞机失事身亡,看起来该当强制性交、被害人也死亡。但这没有因果关系。」老师一边欣赏我额头上冒着冷汗、卖力苦干的表情,一边泰然自若地继续讲解。

  老师拎起我的手指,看了看上面的仪器道:「130下,你现在的努力程度跟跑操场差不多而已,加点油嘿,要成立加重结果犯没那么容易。」

  靠夭,我都已经快射了,心跳还没有刚刚快,不过话说回来,我干邱涵瑀的时心跳也未必有一分钟160下啊,这两件事根本没有因果关系!不过老师正在气头上,我当务之急是想办法伺候得她开开心心地,要是再说错什么,事情就更大条了。

  「4、行为人能预见加重结果的发生。就如同你和柯俊毅私底下开玩笑时总会说什么要干死哪个女老师,你对於强制性交可能导致被害人死亡是有遇见可能性的。」

  「5、刑法对於加重结果设有处罚的规定。如果刑法没有规定,例如法益轻微的损害名誉犯罪,即使发生加重结果,也符合其他四个加重结果犯成立的要件,还是不能成罪。例如你四处播送你和邱涵瑀性交的画面,主行为成立诽谤罪的故意犯,客观上邱涵瑀也羞愧自杀,邱涵瑀的自杀和你散佈交媾画面当然有因果关系,你也能预见名节是女孩子最重要的社会评价之一,她因此自杀你并不意外。」
  「但是刑法没有规定诽谤罪的加重结果犯,所以你就只成立诽谤罪,邱涵瑀之死与你无关。」果然是最毒妇人心,老师只是不爽我破坏她当众崭露姣好身段的机会,还有和邱涵瑀性交性交得太爽了一点,竟然就恨屋及乌地诅咒她死,啧啧,虽然我的小鸡鸡现在在老师阴道内获得无比的温暖,我的上半身却一股寒意袭来。

  正当我们战得火热时,研究室门板上传来一阵轻扣:「湘宜,在不在?我有一点『芝加哥学派』的问题想跟你讨论。」原来是犯罪学老师程凤凌要过来跟她学妹讨论问题。

  没关系,我们只要先停下胯下的活塞运动,假装里面没人,没人应门她自然会自行离开。

  老师双腿夹紧了我的屁屁,让我把龟头深埋在她阴道内,却不让我再做出抽插的动作,但我们才同时屏住呼吸不到两秒,陈湘宜老师就突然瞪大眼睛问:「你门有没有锁?」锁你妈啦,刚刚是你一声不响就过来脱我衣服,我哪有空去锁门!

  「在午休啊?」发现研究室没锁,程老师当作自己家一样地扭开门把就走了进来。

  「老、老师好。」已经来不及爬起来穿衣服了,我很自在地维持交配的姿势,即使性交中也没忘记礼貌,跟老师打了声招呼。

  「学、学姐。」陈湘宜老师脸皮比较薄,竟然比我晚出声,尴尬地双腿箍紧我的腰际,维持被男根深深插入的姿势。

  「痾……」看到研究室内老师和学生正在性交,程凤凌老师不愧是经过丈夫外遇、离婚这种大风大浪的轻熟女,只尴尬了一秒,随即问道:「刑法课辅?」哇咧干!您的反应还真是迅速过人啊!

  既然已经被撞破好事了,何况程老师也不是不知道我们上课的方式,我竟然恶向胆边生,已经不在乎程老师的眼光,在陈湘宜老师的抗拒下继续我腰部的律动。

  老师显然还不适应这种非课堂上被撞见和学生性交的场景,挣扎着就要起身,可是我身高183cm,80公斤的体重,外加阴茎已经插在老师最脆弱的器官内,效果跟点穴没两样,好吧,本来就是点穴,点住老师的小穴;老师竟然就毫无反抗能力地承受我一下下的冲撞。

  「你们在上哪个范围?」程老师颇感兴趣地蹲在我们身边观赏我们性交的画面,也不在意她窄裙内的内裤已经面对着我见光了,是性感的黑色内裤,还伴随深色的透明裤袜。我想光是这一瞥,绝对有增加我每分钟心跳多10下的效果。
  「是加重结果犯,我想要强制性交小平到他心跳超过每分钟160下,模拟出强制性交导致被害人死亡的加重结果。」靠夭,话怎么倒过来讲啊,不是我要干死你吗?怎么变成你要干死我!

  「那成功了吗?」程老师在一旁跃跃欲试,只差没有喊出「Playone」了!

  「你自己看。」老师举高我的右手,仪器内显示是140下。

  「还差很多耶,要不要我帮忙?」干,萧查某,回你的研究室去准备等一下的犯罪学啦,少来这边瞎搅和!

  话说完她果然喊出令我心碎的「Playone!」不过她犯规,她没等场上的决斗到一个段落就直接下场参战了,变成2打1的局面。

  一开始,全身脱光的程老师把我身体压倒在巧拼上,此时生殖器仍然跟我保持接合状态的陈湘宜老师则变成骑乘位胯蹲在我身上,用她的小穴左右磨蹭,让我的龟头刮遍她阴道内每一道嫩肉皱褶,也由於多了一个人在场,她不再跟我赌气,一边扭动腰肢还露出乐在其中的舒爽表情,本来水灵的大眼瞇成了一条线,脸上的红潮这时才和她的表情堪为相配。

  程老师则趴到我的胯间,趁着我的阴茎在陈湘宜老师体内享受,她也舔弄起我的子孙袋,让我整副生殖器内外都受到了妥善的照顾。

  程老师灵活且贪婪地伸长舌头从我肛门一路往阴囊拂过。被自己的大学犯罪学教授这样对待我有点受宠若惊,却还是不免爽到菊花收缩了一下,就在几乎同时,陈湘宜老师的眼睛也突然睁大,狐疑地看了趴在她后方的程老师一眼。
  我想程老师连我的菊花都舔了,一路再继续往上舔到老师的小穴周围甚至肛门也不奇怪,果不其然,程老师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既然上课就要全心全意用心上啊,我很好奇你们小平到底会不会真的被你干死,所以就帮大家增加了一下快感。」

  於是我和陈湘宜老师一边享受性交的愉悦,程老师又加入了双人毒龙的技巧,舔得我几乎就要把持不住,本来有点恶作剧想玩死我的陈老师也因为被学姐、同时是大学任教的同事舔弄肛门的刺激,竟然先达到了高潮。

  看到陈老师双眼紧闭、嘴里发出轻哼,白皙的身体处处泛起潮红,程老师是结过婚的人,性经验自然丰富,不等陈老师有所反应,就从胁下抱起陈湘宜老师,把她拖到我的脸上!?

  程凤凌老师把因为高潮而暂时虚脱的陈湘宜老师一屁股放在我的脸上,我可悲的本能反应竟然就往老师湿淋淋的小妹妹舔去,老师刚高潮完的阴蒂哪禁得起这样对待,竟然就在我脸上潮吹了,大量带着淡淡鹹味的液体几乎就要让我陆上溺水。

  我还来不及处理赖在我脸上虚脱的陈湘宜老师,程老师竟然就一把握住我的小小平,一屁股坐了上来,变成我和她性交,而变成我帮陈湘宜老师口交。
  龟头接连嚐到两种不同风味的鲍鱼滋味,我的小小平似乎身形又暴长了一些,要是拿尺来量,不知能否突破15公分的大关。

  我不想辜负程老师的付出,毕竟她连毒龙都帮我做了,要是没伺候她到颠峰似乎说不过去,於是我努力地拱起下半身,让我的龟头能够深入程老师空虚已久的小穴。

  我一下下地迎合程老师主动的律动,我很肯定在这几十下的抽插之间,程老师已经高潮了一次,尤其是她的子宫颈多次被我粗壮的小小平顶开,龟头也几乎整颗完整塞进了她的子宫。

  程老师不像陈老师高潮完就瘫软享受高潮的余韵,她反倒像电动马达般地抖起屁股,我本来就已经是在硬撑的阴茎终於再也受不了两位美女对我的轮番进攻,我顶高腰部,想让龟头插在程老师最深处射精。

  感受到我龟头持续地膨大,程老师也很清楚我即将射精,抓起我的中指一看,150下!

  看到150下的瞬间,我的鸡鸡几乎就要软了一半,要是这一次又不管陈湘宜老师的感受,只顾自己在程老师体内开心地射精,不知道要到民国几年老师才会原谅我。

  「老师对不起了!」明知道程老师已经很久没被男性在体内发射,她也乐於承受非婚姻状态中怀孕的危险来享受被灼热白浆灌满的快感,我还是勉力把头从陈湘宜老师的胯下抽出,然后粗暴地推倒程凤凌老师,赶紧拔出我喷射边缘的胀红肉棒,接着一秒也没耽搁,连忙扶起像只乌龟已经瘫软在巧拼上的陈湘宜老师,用背后位就狠狠地一下直插到底,在几乎是龟头抵达子宫颈的同时也喷出今天的第三发!

  感受到我在子宫内的灌溉,陈湘宜老师本来瞇着的双眼微微张了开,然后又春宵一刻值千金地把握住这个瞬间,双腿和阴道皱褶都同时夹紧,死命地压榨着我好命又苦命的龟头。

  虽然被我粗暴地推开,程凤凌老师倒是不以为忤,在我把阴茎深深插在陈湘宜老师体内射精时,她也用几乎五体投地的姿势趴在我背后,卑微地继续舔着我正在射精的阴囊和今生从未这么黏滑的肛门。

  我胯下前后两个洞口同时享受无比的舒爽,虽然已经不需确定,但我还是瞟了测心跳的仪器一眼,刚好160下,在我龟头每次一抖一抖喷射精液的间隔,心跳竟然都跳了将近十下!我对这个数字感到震惊。

  等到我阴茎滑出老师小穴,陈湘宜老师的小穴涌出已经看不出白浊色的精液,今天射出第三发的我这才不禁瘫软在她身上;这个刚在大学教授体内射精的学生,竟然大逆不道地趴在美艳老师身上发出粗重的喘息,直到我身体滑落在巧拼上,程凤凌老师这才得以看见陈湘宜老师穴口那淡得不像话的精液。

  「你打太多手枪了啦,精虫的浓度那么低!」看到我精液几乎都变成透明的,程凤凌老师怪叫着用手指拨开陈湘宜老师的小阴唇。陈老师被他人触及刚结束性交的敏感阴户,不免身体颤抖了一下,挂着淫液和精液的小穴这样一颤,煞是好看,而程老师也确定我的精液果然异常稀薄。

  「加重结果犯主要的判断基准,在於『主行为故意』加上一个过失的『加重结果』;如果今天陈湘宜老师本来就有把你干死的故意,这行为就直接变成杀人罪,强制性交只是杀人的手段而已,而不只是强制性交致死的加重结果犯;只有在她本来是性交故意,但是发生能预见但无意任其发生的死亡结果,才算是加重结果犯。」看到陈湘宜老师已经爽到说不出话,程老师竟然越俎代庖,帮我讲解起加重结果犯的结构。

  「如果有干死人的故意还把人干死,也有可能是226之1的强制性交故意杀被害人的『结合犯』。」陈湘宜老师听见程老师愿意帮我上刑法,乐得轻松,只在这里补充了一句。

  「这年纪的男孩子,才一发而已,很快就能恢复,老师再帮你讲解更多精闢的学说意见!」程凤凌老师只高潮了一次,又没享受到睽违已久的体内射精,竟然蹲在我面前又想把小小平舔硬!

  靠北,程老师您不知道,我早上在阶梯教室已经两发,现在也在跨越心跳极限来一发,再一发我一定会七孔流血、精尽人亡的!

  我挣扎着想要离开程老师技巧十足的口技,但是老师主动要帮我加强刑法,我怎么好意思拒绝,於是我战战兢兢地站着享受程老师的服务,同时看到还瘫软在巧拼上的陈湘宜老师露出「科科科」窃笑!

  咦?啊程老师您那个芝加哥学派的问题到底是啥?